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汽车内饰用热熔胶 >

中国是中国青年运动最好的领导者

发布日期:2022-06-02 10:47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庆祝中国青年团成立100周年大会上,习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强调,青春孕育无限希望,青年创造美好明天。他寄语青年,要用青春的能动力和创造力激荡起民族复兴的澎湃春潮,用青春的智慧和汗水打拼出一个更加美好的中国。

  中国青年自五四运动登上历史舞台以来,始终走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前列,发挥着重要的突击队和生力军作用,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先锋力量。这种特定的历史性行动不是完全靠自发实现的,而是在先进的新型政党——中国领导下完成的。百年来,中国的历史使命与中国青年的时代责任相互激荡,党始终高度重视青年在社会变革历史进程中的作用,始终提倡青年要保持永久奋斗的精神,一代代青年始终高度认同中国的领导,而中国共青团在其中的宣传、组织与动员成为重要的桥梁纽带。历史已经证明,中国是中国青年运动最好的领导者。

  青年在成长中体现出的种种特点,决定了其在社会变革中的重要作用和地位,青年群体的发展方向影响着不同政治力量的走势。诚如恽代英所论:“我们常说青年是革命的力量。因为青年的感情丰富,气性刚烈,他们不知道隐忍羞辱,他们不知道躲避危险。所以他们见到应当革命,便会勇猛的为革命而奋斗。”青年“跟谁走”,未来就属于谁,这是中外政治发展中的一条基本规律。

  1919年,由青年学生率先发起的五四爱国运动,推动了中国社会进步,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为中国成立做了思想上干部上的准备。五四运动爆发这一年,陈独秀40岁、李大钊30岁,这是两位重量级导师。在各地比较活跃的五四人物中,26岁,邓中夏25岁,恽代英、蔡和森24岁,周恩来、张太雷21岁,瞿秋白20岁,赵世炎18岁。这些初步具有马克思主义信仰的青年知识分子,大多参与了中国的创建,后来他们成为党的重要骨干。

  我们再来看1921年中国第一次代表大会13名代表的构成,其中7位有着海外留学经历,4位与北京大学有缘。平均年龄只有27.8岁,25岁以下的占到一半,大多是有见识、有思想的青年才俊。当时全国58名党员(党的早期组织成员),大多是经过五四洗礼的青年知识分子。这充分表明中国一开始就是一个充满青春朝气、富有活力和创造性的政党。

  因此可以说,先进青年的觉醒推动了中国的诞生,而党的成立又促进了更多青年的觉醒。中国是为改变中华民族命运而诞生的,中国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大多数是在青年时代就满怀信仰和豪情加入了党组织,并为党和人民奋斗终身。

  历史和现实充分证明,中国能够从只有50多名党员的小党发展到今天的世界第一大党,能够历经百年风雨而始终充满生机活力,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我们党的队伍中始终活跃着一大批怀抱崇高理想、充满奋斗精神的青年人。中国青年运动是党领导的伟大社会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

  青年总是引领风气之先的,是现实世界最具创新创造精神的力量。在青年运动的舞台上,青年是充满激情与想象的自觉的行动者和创造者。青年作为社会上最富活力、最具创造性的群体,理应走在创新创造前列。从中国的创始人,到新中国成立后党的历届领导人,无一不赞美青春、关爱青年,无一不重视青年在变革社会中的先锋作用,无一不关注、推动青年的健康发展。在中国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青年驰骋思想的天空更加浩瀚,青年实践创新的舞台更加广阔,青年塑造人生的机会更为丰富,青年建功立业的条件更为有利。

  在漫长的中国封建社会中,青年族群一直是成人社会的附属物。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一场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后来“相约建党”并成为党的早期领导人的陈独秀、李大钊,在这一运动中发现了青年的历史价值和社会价值,他们不遗余力地赞美青春的力量。陈独秀在《青年杂志》发刊词中讲道:“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硎,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青年之于社会,犹新鲜活泼细胞之在人身。”他进而设计出“新青年”的六条标准:自主的而非奴隶的、进步的而非保守的、进取的而非退隐的、世界的而非锁国的、实利的而非虚文的、科学的而非想象的。

  李大钊常常把“青春”“青年”比喻成未来的国家。他高调赞扬青年之精神:“青年者,人生之王,人生之春,人生之华也。青年之字典,无‘困难’之字,青年之口头,无‘障碍’之语,惟知跃进,惟知雄飞,惟知本其自由之精神,奇僻之思想,锐敏之直觉,活泼之生命,以创造环境,征服历史。”激情呼吁青年要“为世界进文明,为人类造幸福,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青春之地球,青春之宇宙,资以乐其无涯之生”。

  作为中国革命伟大的实践者和开国领袖,对变革社会的推动力量感受最为深刻。在他看来,青年是“民族解放斗争的先锋”,五四以来,中国青年“起了某种先锋队的作用”。新中国成立后,他又称赞“青年是整个社会力量中的一部分最积极最有生气的力量。他们最肯学习,最少保守思想”,“无论工厂、农村、军队、学校的革命事业,没有青年就不能胜利”。他还形象地把青年比作“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

  在开启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新航道的历史关头,明确指出:“青年一代的成长,正是我们事业必定要兴旺发达的希望所在。”为了进一步推进现代化建设,一再强调:“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有希望,未来的发展就有希望。”告诫全党:“青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也是我们党的未来和希望。”党的领导人对青年历史作用的肯定是一以贯之、前后相继的。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肯定“青年最富有朝气,最富有梦想,是未来的领导者和建设者”,“中国的未来属于青年,中华民族的未来也属于青年”。他反复强调:“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实现我们的发展目标就有源源不断的强大力量。”“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中国青年始终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先锋力量!”

  中国近现代历史一再证明,只有才能救中国,只有才能发展中国。中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是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勇于自新的政党。没有党的坚强领导,任何形式的青年运动都有可能失去正确的方向。

  1923年,团中央第一届执行委员会书记施存统撰文指出:“中国是中国运动的中心,本团是中国运动的一部分。”他进而强调,“欲求运动的一致,我以为须进一步决定完全服从的政策。根本理由是因为一个政党,他对于政治的观察比我们要清楚,他是全部运动的指导者”。从掀起大革命高潮的五卅运动,到唤醒抗日救亡的一二·九运动,再到反对统治的第二条战线,中国审时度势,发起并指导一波又一波青年运动,借助其力量化解危局,摆脱困境,推动民主革命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因此,1949年4月,任弼时强调指出:“保证中国对于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正确的领导,是中国青年运动正确地向前发展的决定因素。”

  新中国成立后,全国人口人均预期寿命从1949年的35岁提高到了1957年的57岁。从年龄结构上看,这一时期青年群体是生产建设当之无愧的主力军,是物质财富的主要创造者,也是社会主义新人的铸炼者。广大青年在党的领导下,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把青春献给祖国,创造形成青年突击队、青年志愿垦荒队、青年造林队、青年节约队、青年监督岗、青年扫盲队等工作载体,涌现出王崇伦、张百发、赵梦桃、邢燕子、向秀丽、雷锋等一大批青年英模,为改变国家一穷二白的面貌勇挑重担、艰苦奋斗。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揭开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篇章。中国青年运动也翻开了新的一页。广大青年顺应时代潮流,迸发出“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时代强音,满怀豪情地在各条战线辛勤工作、开拓进取,新长征突击手、青年岗位能手、青年星火带头人、青年文明号、五四奖章获得者等优秀青年群体不断涌现,希望工程、“挑战杯”科技创新活动、青年志愿者行动、保护母亲河行动、“振兴杯”职业技能竞赛、中国青年科技行动、大学生“三下乡”、博士服务团等品牌工作蓬勃开展,成为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勇于创新创业的排头兵,为开创和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作出新贡献。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党和国家事业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发生了历史性变革,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立足新的历史方位,中国青年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更加昂扬的壮志,信心百倍地投身于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奋斗的时代洪流之中。从培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到青年大学习;从科技攻坚,到精准脱贫;从“创青春”,到“筑梦计划”;从“一带一路”建设,到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当代青年以“奋斗的青春最美丽”为行动理念,在各行业各领域,练就过硬本领,放飞青春梦想。

  对于共青团作为党的助手的主要职责,正如所讲:“在党的领导下,有些事情要由党做,有的要由共青团做,有的由政府做。……团要经常把青年温度的高低告诉给党,……所谓助手也主要是这个问题。”在整个中国青年运动中,常常是发起者、领导者,共青团是组织者、动员者。广大团干部是党的干部队伍的组成部分,是协助党开展青年运动、做好党的青年工作的重要骨干。和青年团成立的早期,很多青年团的负责人本来就是党的重要成员,比如俞秀松、施存统、张太雷、邓中夏、谭平山以及旅欧的赵世炎、周恩来等。在党领导的五卅运动中,团的主要负责人任弼时、恽代英是的积极动员者、组织者。在20世纪50年代的青年志愿垦荒行动中,既有团中央负责人如的积极推动,也有团的基层干部如杨华的率先垂范。进入新时代,无论是在“中国梦”的宣讲台上,还是在“创青春”的大赛场上,无论是在精准脱贫的基层,还是在疫情防控的一线,到处都有共青团干部奋斗的身影。

  广大共青团员是中国新生力量的重要来源,是中国青年运动的重要力量。建党、建团初期及大革命时期,党团工作是糅合在一起的,党员、团员的区别是较小的。很多早期党员参加了社会主义青年团。而且,早期组织是秘密的,而青年团是半公开的,党的许多活动常常以团的名义出现。1924年6月,党中央、团中央就团的青年化问题联合发出通告,命令地方党、团共同组成审查委员会,三个月内使超龄团员,尽量加入党组织。

  纵观党领导下青年运动的百年历程,共青团员们总是冲锋在最前列。1922年1月在领导工人罢工时牺牲的黄爱、庞人铨,成为共青团队伍中最早的烈士。在五卅运动中,多名共青团员血染老闸捕房门前。在党的安排下,先后到黄埔军校学习的团员约有500人。大革命失败后,广大共青团员更是义无反顾地参加党领导的运动。在社会主义建设热潮中,各地组成的青年突击队,大多数成员都是团员。改革开放后,广大团员积极参与中国青年志愿者运动、青年文明号创建活动、保护母亲河行动等一系列活动。2015年1月,共青团中央决定在全团开展推动团员成为注册志愿者工作。在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广大共青团员更是倾情喊出“请党放心,强国有我”的时代最强音。

  (作者系共青团中央青运史档案馆馆长、中央团校(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研究员)